FANDOM


〝蚵尼〞是我自小至今都很喜歡的點心,因其外觀像青蛙產的卵,所以也有人會稱之〝青蛙卵〞。如是一直到了初中畢業後的某一天,到了新竹城隍廟,在廟旁賣冰的攤位上也賣〝蚵尼〞。我叫了一碗,但老闆不知道是什麼?我只得用手指著玻璃櫃子裡的〝蚵尼〞,說:「這個來一碗!」老闆說:「哦!是粉圓。」至此我才知道新竹人都叫〝蚵尼〞為〝粉圓〞。後來陸陸續續呆過竹東、頭份。他們也都稱它〝粉圓〞,我才知道它的真正名字。而〝蚵尼〞只有北埔人叫的,不過我還是喜歡叫它〝蚵尼〞。連全家大小亦如是。

北埔以外都說吃粉圓冰:一般料理方式是在冷藏的玻璃櫃拿點粉圓放在盤子裡,然後上面再加一大堆剉冰,然後淋上糖水即成。食者要先吃上面的冰,否則冰化成水的時候,盤子裝不了太多,冰水會溢出來。還有粉圓在冰的最底下,想要吃粉圓必定要先吃冰。這是以冰為主,粉圓為副。我覺得這個只有吃冰涼快而已,而粉圓在冷藏櫃拿出來硬梆梆的、而且還互相黏在一起,吃起一點口感都沒有,充其量只是讓肚子有東西的感覺而已。

反觀北埔的〝蚵尼〞,可是主食。沒有加冰,而是將蚵尼及冰塊一起放在玻璃缸內。冰塊慢慢融化,〝蚵尼〞便浸泡在冰冷的水裡;那一顆顆中央是白色、而外裹以半透明有如火柴棒頭大的珠珠,有人說像極了青蛙的卵。

顧客上門時,老闆得用打了好多小洞洞的杓子,將〝蚵尼〞撈起,把冰水留在缸裡。然後,加點自煮的糖膏,用湯匙上下攪拌幾下即成。端起那似盤又像碗的碗,大口的喝下去。糖膏的甜馬上在舌底生津,而蔗糖的香味直沖至上顎。那清涼滑Q的〝蚵尼〞也溜到喉嚨了。還來不及反應,它就經過食道到肚子。頓時口中香甜,肚子清涼。在喝幾口時,常會想讓它多留在口中一下下,好好享受咀嚼的滿足。但它實在太滑太Q了,嚼了三兩下就會溜到喉嚨與食道的交會處,同時間嘴裡充滿了慾望的口水,忍不住只得往肚子裡吞。想再來一口一定要讓它留久一點。如此屢敗屢試,不覺已喝完一碗。通常我會再來一碗,如果口袋裡的錢夠的話,我可以喝上四碗。

香甜冰涼的感覺真好,還想再吃。但肚子裝不下去了,而且撐的圓圓鼓鼓的,整個人看起來有點像青蛙的幼蟲-蝌蚪。

P.S.我一直以為〝蚵尼〞是閩南話。因為來北埔賣的人稱〝蚵尼哥〞是閩南人。忽然想起老婆也是閩南人,於是請教她說:「閩南話是稱粉圓。」那麼〝蚵尼〞是什麼語言之稱謂?想可能是日本語吧!請教老爸,老爸說不是。最後和老爸討論的結果,〝蚵尼〞是客家話。有種植物的種子叫〝西米露〞(西角米)。以前的老人如有胃口不佳時,晚輩都會熬西米露給他吃。熬好的西米露和現在的粉圓差不多。中間是不透明的白色,有點像〝蚵仔〞。同時成糊狀;此狀客家話叫〝尼〞,所以叫它〝蚵尼〞。而且〝蚵仔〞是營養高的食物,北埔離海邊遠,難得吃,所以想用它來表示對老人家的一片孝心。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二期 2003‧7』姜義森
除非特別說明,社區內容使用CC-BY-SA 授權許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