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台灣第一大河,濁水溪,以其迂迴曲折及磅礡之姿,橫垮了南投、彰化、雲林三縣。自古以來,濁水溪旁就匯集了清末唐山過台灣的漢民、日治時的移民、台灣原住民、退輔會榮民與客家人……等各路人馬,大家分別與濁水溪進行著生命與生活的抗衡與共存。


走大水 編輯

「浮筒,只要是在濁水溪邊討生活的,幾乎是家家戶戶有一枝。」名間鄉新民村社區發展協會詹總幹事說明著。早年,平均坡度為16.31度的濁水溪,只要在夏季,西南季風旺盛時,引發一陣雷陣雨或颱風雨,其所挾帶之豐沛雨量,一見苗頭不對,就要「走大水」。全村就要撤到名間街上的公所或農會。當水位稍退,大伙兒都還在避難時,卻有一群人帶著浮筒往溪中衝去。大水來臨,狂飆的濁水溪造成無數家園、稻田全數沖走的慘劇。卻也帶來另一波由上游林場順著洪水漂流而下的珍寶:漂流木。


做「竹馬」 編輯

筒浮,因製作過程耗時煩瑣,大部份得自己製作,也有少數是由師傅代人製造,不過需一、二年前預定。它又名「竹馬」,約五呎高。製作時,需要到深山找尋適合之麻竹。有的是由幼竹開始照顧,定時拔除竹筍,以免養份被瓜分。也有的是直接找到大麻竹,條件為:口徑在十二公分至十五公分粗,每支二至三節,長度約五呎。尋得顧好成適當的麻竹,將其浸泡在豬糞池內六十天。這段期間不可日曬,否則易破裂。然後取出放在堆肥池中發酵六十天,直至竹中水分全部消失,重量減至最低為止。這時間總共約四至六個月,視發酵狀況而定。陰乾兩個禮拜後,在將竹子的光滑面磨去,塗上柏油。乾燥後先放置河面上,以測出適當的角度裝置手握之把手。用藤綁上一截細竹當把手,再套上浮筒索,即大公告成。


撿檜木 編輯

早年,只要大水稍退,便有許多男性手持浮筒,到濁水溪畔等待漂流木。據新民村的楊朱龍表示:水正大時,還沒什麼人敢下去,一下去命就「咻了」!等大水稍退,從山上的林場,如巒大林場就會流下漂流木。老練的人,若看中溪流中俱高經價值的檜木等,會算準時間、角度,衝向濁水溪。水握浮筒把手,腳騎浮筒,滑近目標物。在急流中接到目標後,將它推至附近的高灘地,做上記號。等大水退後,再以鐵鉤及浮筒協助,跨過一條條支流,送至岸邊。由牛車載走去賣。

「不過,我二哥那時也吃了一個多月的傷藥。」今年五十多歲的楊朱龍回憶著。在一次大水中,二哥看中一段高大檜木,帶著浮筒衝入水中。結果水流過大,浮筒帶著人急流而去。媽媽在岸上追了一公里多,二哥已在高灘地無力憩著。檜木後來成了家中三合院的棟樑,人倒是把傷藥吃了一個月。


救生隊 編輯

隨著集集攔河堰的興建、上游林場交通的便利及樹木的減少,這種畫面已較少見,浮筒從原先經濟生財、偶爾兼救人工具,成了專責救人的寶貝。濁水溪畔男兒的水鬼之名,卻是聞名的。附屬在名間鄉消防隊的水上救生隊,早年由濁水村村民組成。後來加上新民村民,目前約有四十八人。每個月有定期訓練,只要有任務徵召,他們隨時放下手邊工作出發救援。桃芝颱風時,水上救生隊在竹山木屐寮就救出二十八人。「如果你們自己被沖走怎麼辦?」隊員陳元樑的經驗是:「浮筒絕不能放,順著水走。不要抵抗水,一定要保持體力。等看到高灘地,再想辦法上去。」

 

沒有版權 歡迎傳閱 『新竹‧北埔「大隘社」「青芽兒月刊」第四期 2003‧9』吳瞳

除非特別說明,社區內容使用CC-BY-SA 授權許可。